※ CP:鬼燈X白澤

※ 遲到的端午賀文

 

-----------------------------------------------------------------------------------------

 

「三位大人好!話說白澤大人您今天怎麼會親自過來?」

午間休堂時分,小鬼二人組本向著食堂前進,但在經過審判廳時,看見每到吃飯時刻最急著往食堂衝的大王竟然還滯留廳內,與阿香姊以及難得沒在花街閒晃的白衣神明圍著放在文件桌上的竹籃說笑著,茄子便直拽著唐瓜咚咚咚地跑到三人跟前打了聲招呼,順便一探究竟。

「哎呀,是你們阿。」

白澤微微低頭,看著白髮的小鬼獄卒好奇地踮起腳尖探看竹籃,不顧他的黑髮夥伴在一旁扯著他,附加「別這樣,很沒禮貌」之類的低聲碎念,笑道:「兩位來得正好。今天是陰曆的端午節,我多做了些粽子,剛好又有閻魔殿的訂單要送,就一起拿過來了。」說完便從籃裡拎出兩串各三個粽子遞給他們。

裹著深綠色麻竹葉的粽子因為才剛出蒸籠不久,捧在手上還熱著,一出籃子便飄散清淡的葉香,聞起來令人食指大動。

「這樣粽子就剛好分完了呢,鬼燈君真是沒口福。」

不遠處茄子拿著剛到手的粽子開心地繞著唐瓜轉圈,閻魔一邊樂呵呵地看著,一邊拆起竹葉,順口替自己忙碌不在場的輔佐官感嘆了一句。

「啊拉,不然我拿一個就好,反正太多也吃不完,另兩個留給鬼燈大人吧。」

美麗的眾合地獄獄卒阿香聞言,單手捧著腮幫子蹙起眉,說著便欲拆起綁著粽子串的棉線。

「哼,小香香不必管那個惡鬼啦!」白澤急忙伸手止住阿香的動作,「粽子吃不完的話,冰著還是可以放幾天的,完~全不用特意留給那個面癱朴念仁喔!」

不正經的語氣,卻十分堅決,甚至帶了點「我不依!」的氣勢。面對一說到死對頭智商就下降到小學生程度的幼稚神明,阿香出於無奈,也只好作罷。

 

「不過說到那惡鬼,那工作狂不在該不會是又跑去巡查了吧?大中午的,是想害員工消化不良不成?」

「唔...這次不是,」閻魔嚥下一大口粽子,「下午有個審判的文件不齊全,鬼燈君只是去記錄課請他們到時候補上,應該等等就回來了。」

「喔~?這樣啊~」上挑的語調,顯得意味深長。

「呃...白澤君,你有事找鬼燈君?」閻魔看白澤摩娑著下巴,臉上浮出不懷好意的微笑,不知怎麼心底盤旋一股不祥的預感。

「沒什麼沒什麼,」白澤雲淡風輕地搖搖手,但嘴角咧開的詭異笑意卻不自覺擴大,笑得閻魔心驚膽顫,「只是....啊啊啊!」

白澤話還沒說完,便感受到空氣中細微的氣流變動,本能縮腳往旁一跳,驚恐地避開了把地板砸出一個洞的狼牙棒。

「嘖,竟然被躲開了。就說殿裡怎麼會有一股豬臊味,簡直破壞地獄的空氣品質。」

啊,來了。

眾人在白澤方才尖叫的同時,有志一同地迅速往後退三尺以遠離戰場,然後見穿著鑲紅邊黑底和服的鬼神雙手環叉胸前,不疾不徐地踏進審判廳,盯著氣得嚷嚷跳腳的神獸大人,眼裡滿是鄙夷。

「喂!你這粗魯的渾蛋!砸到人怎麼辦!?小香香剛剛還站在旁邊啊!」

「啊,這點您不用擔心,我狼牙棒的準頭很好,向來只針對不聽話的亡者和您這般沒節操的淫獸。」

「你說誰淫獸!給我對天國上古神獸放尊重一點啊!這次一定要給你點顏色瞧瞧!給我看招!」

白澤像是等待時機已久,快手快腳從白大褂口袋中掏出不知道什麼東西,然後以一個套圈圈的姿態往鬼燈頭上扔。

由於兩人之間的距離不到五尺,剛把狼牙棒扔出去還沒撿回來的鬼燈因為沒武器可揮舞,對白澤這突如其來的舉動閃避不及,防禦的手勢才舉高一半,便感覺額前掛上了什麼...

「阿哈哈哈!」

白澤爆出誇張的笑聲,捧腹笑彎了腰。一旁眾人則是全體石化,驚恐地看著鬼燈把剛剛勾上他額前獨角、因紅線長度懸在他下巴處晃蕩的紅色香囊一把扯下。緊攢的拳頭像是想把它捏爆一般,手背上青筋隱隱浮現。

「您要不要說明一下這是什麼...?」

語調冷了三度,臉色也沉了三分,從鬼燈身上散發出來的黑氣堪稱烏雲密布,轟隆轟隆象徵風雨欲來的雷聲迴盪在旁觀者的心裡,震耳欲聾,只有某獸仍嘻皮笑臉,彷彿充耳不聞。

「端午節不掛個香包怎麼行呢?」白澤雙手叉著腰,挺起胸膛。縱使笑咪咪,也掩不住話裡那賤賤的挑釁之意:「除穢避凶,配你這惡鬼豈不剛好?」

 

我的神獸大人,您老就不能少說兩句嗎!?

閻魔內心老淚縱橫,開始估算起這次審判廳的修繕費用。

阿香看這情況,也自知淑女之力什麼的都已無力回天,嘆了口氣,開始熟練地進行撤退工作,將眾人安置到更遠處的大廳角落,全面棄守大家原本所站的安全區。

 

「吶我說,其實白澤大人是來給鬼燈大人送禮的吧。」

眼前戰事方酣,一神一鬼打得如火如荼,扭成一團。向來以思維跳躍著稱的茄子突然冒出這麼一句,但因為各種驚天動地的聲響,此番見解只傳進了站在他身旁的唐瓜耳裡。

「蛤?怎麼可能!」

大廳內的損毀面積已達40%,而且比例還在不斷上升中。面對如此局面,唐瓜不禁對友人提出的創新詮釋感到不可思議。

「欸?可是剛才那個香囊感覺很精緻耶,雖然隔了點距離沒看清楚,但上面好像還繡了什麼圖案...」

「唉,那兩位大人關係這麼差,就算白澤大人真繡了什麼,應該也是用來激怒鬼燈大人的吧。所以說送禮什麼的...嗯,不可能不可能。」

唐瓜想了想,用力搖搖頭,甚至還擺擺手加強否定效果。

「欸...?關係不好嗎...?」

目前戰況上演到鬼燈大人壓在白澤大人背上,死命反扳著對方的一隻手臂,顯得生龍活虎,精神奕奕,看起來頗樂在其中;而屈於下風的神獸大人被壓在地上雖然有些灰頭土臉,白色的頭巾也早在混亂中不知飛到哪裡去,但仍扯著喉嚨中氣十足地罵罵咧咧,看起來也正鬧在興頭上。

茄子歪了歪頭,搔搔下巴,同樣對友人的認知感到有些困惑。

 

 

沒有人注意到,閻魔殿的輔佐官大人何時將繫在狼牙棒尾端的淡紫色穗子換成了紅色,其中還藏了只小巧的紅色香囊。

金色的繡線在上頭勾勒了一對圓圓的大眼睛以及一片又一片細緻的魚鱗。

每當一身黑漆漆的鬼神扛著狼牙棒四處走動時,一尾金魚會隱隱穿梭在搖曳的紅穗中,落在他胸前閃著細碎的微光。

 

而在那魚尾款擺間,藥草幽香輕盈飄散。

總是清淡地不著痕跡。

 

 

 

---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平行幻想

J. 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索拉
  • 天啊~~!!
    大大的文總是如此的甜!!
    白澤彆扭的好可愛~!
  • 鬼白的萌點就是歡喜冤家之愛在心底口難開阿~~~!!!
    我自己超喜歡看他們透過各種曲折離奇、光怪陸離又亂七八糟的方式進行情感交流XD

    J. C. 於 2017/06/12 18:5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