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王耀X灣娘的配對,與任何政治立場無關,不喜者誤入

 

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從之,道阻且長;溯游從之,宛在水中央。

 

 

「小灣在看什麼?」

 女孩抬起頭,朝聲音的來源望去,只見一男子身著紅衣華服繞過廊院,笑吟吟的朝她走來。

 「耀哥!」

 女孩欣喜的衝過去抱住男子,語帶撒嬌的喊著。但這衝擊的力道可是讓男子不禁踉蹌了幾步。

 王耀苦笑,這孩子怎麼這麼大了還是如此地莽莽撞撞。他順手在女孩頭上簪上剛進貢的牡丹花,心想。但,這也才是他的灣,永遠笑語琳琅,如小鹿般活蹦亂跳。

 灣摸了摸剛簪上的牡丹,心裡煞是開心,但...

目光移回剛看到一半的書,好看的柳眉緊蹙。

 「哥,你可不可以跟我解釋這幾句話,我看了不是很懂...」

 灣一臉苦惱的拉著王耀的衣角,一手塞給他一本線裝書,示意他替自己解惑一番。

 王耀拿過灣遞過來的書一翻,不禁笑道:「之前不是抱怨這些東西文謅謅的不喜歡嗎?現在怎麼又開始看了呢?」

 

灣紅著臉瞪著那本詩經。

 

她的確是比較喜歡戲曲或小說,像之前她就一直很著迷水滸傳跟七俠五義,要不,唸個牡丹亭或西廂記的詞兒曲兒也不錯,但她知道王耀是比較喜歡這種文人雅士、中規中矩的文學。

王耀的國務繁忙,平常很難見上ㄧ面,所以灣總是希望在難得相處的時候,能有更多的話題和哥哥談論,也希望哥哥因為她的所學而露出讚賞的笑容。

 「就...很無聊...看到書架上擺著,拿下來翻翻...」灣娘支支吾吾地說,她才不會把心裡所想告訴哥哥呢!那多令人害臊。

 王耀看著結結巴巴又手足無措的女孩,只覺得這個妹妹真是彆扭的可愛。

「好了,別在揉了,衣服都快被妳揉爛了,隨口問問,何必那麼緊張,又不是做壞事。」

 王耀溫柔地拉著女孩一齊坐回石椅上,開始解釋道:

「其實這幾句話的意思是說,河邊的蘆葦長得很茂盛,秋天時節,白露凝結成白霜。我所思慕的那個人啊!卻在河水的一方。我想逆著水流延著河道去追尋,路途卻險阻又漫長;我想順著水流去追尋,彷彿她就在水中央。...」

 「那個男子最後有追尋到嗎?」灣娘突然問道。

 「嗯?」

 「就他說的『伊人』啊!」

 王耀看著灣娘水靈靈的大眼急切的望著他

 他知道,女孩期盼的是一個美好結局,但他也知道世間不是事事都從心所願,所以才會有這種企慕深情卻可望不可求的無奈。

 「我不知道耶,這首詩並沒有說他最後有沒有成功獲取芳心,可能有也可能無,況且那個『伊人』也有很多個意思...」

 「如果沒有,那這樣他不是太可憐了嗎?」灣娘不禁替那男子感到委屈,「這麼辛苦卻無疾而終。」

 「但就算追尋到又如何呢?那女孩也有選擇的權利啊。」王耀安慰道。

 灣娘歪頭想想,似乎覺得也有道理,她突然間靈光一閃。

「要不,我們用自己幫他們創造結局。」

 「蛤?」王耀一臉疑惑地看著灣娘。

 

「反正你說伊人有很多其他的意思,」灣娘紅著臉說道,「我永遠在水一方等候,你不用擔心找不著我。就算你要花再久的時間溯洄從之,你也可以知道我ㄧ直都在。」

 王耀有些愣住地看著自己這個最寵愛的妹妹,只見她頭低得不能再低,臉紅的快跟頭上的牡丹一樣艷──那朵他親手簪上的牡丹。

他笑了笑,寵溺地伸手摟住身旁的那一縷清淡花香: 

 

「我承諾,我絕對會找到妳,不論妳身在何方。」 

 

 

 

---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平行幻想

J. 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