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微菊灣,不喜者勿入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謂伊人,在水之湄。

溯洄從之,道阻且躋;溯游從之,宛在水中坻。

 

「王耀,投降吧,你註定是贏不了我的。」

他奮力一閃,卻還是讓男子的武士刀在他背上留下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鮮血隨著他漸漸蹣跚的步伐殷殷滲出,將深綠的軍裝染地濃黑如墨。

王耀跪倒在被戰火蹂躪的焦土上大口喘息,耳邊盡是人民的哀號與哭泣, 南.京.大.屠.殺使得他觸目所及皆是紅。

 

「嘖嘖嘖,乖乖成為我大.東.亞.共.榮.圈的一部份不就甚麼事都沒了,何必弄得這麼狼狽?我說是吧,哥哥。」男子惡意地加重最後那兩個字,嘴角露出殘忍的微笑。

他舉起武士刀往空中一甩想弄乾刀上的鮮血,刀身在空中劃了道圓弧,卻只讓血滴沾染上他的臉。

本田菊等待的便是這一刻。眼前的男子曾經是多麼的威震八方,誇耀著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而自己卻只能孤立於海島之上,看著他的繁華與榮耀。

連在感情上,在那深宮廊院中,明明是他天天陪著女孩,在她哭的時候給她擁抱,在她開心的時候,靜靜地守護她的笑容,為何女孩心裡只惦記著那個人而自己卻只是「第二喜歡的菊哥哥」?

出於不甘,他努力改革自己,明治維新讓他變的強大;甲.午.戰.爭讓他從他身旁奪得了她,而現在,他笑,日落之國終將隕落。

 

王耀看著昔日的弟弟朝自己走近,他握緊手中的軍用小刀── 那是他身上僅存的武器。

他顫巍巍地撐起身子,無奈失血過多令他頭暈目眩。他努力想看清站在自己眼前的男子,俊逸的臉上沾染著血漬,眼神卻透露著瘋狂。或許,他早已將靈魂出賣給惡魔而化身修羅。

「本田,你可別忘了十幾年前我家人說的那句話:『中.國.的土地可以征服,不可以斷送;中.國.的人民可以殺戮,不可以低頭』*你以為我會這樣就投降?」王耀有些吃力的站挺身子,「況且,我跟小灣承諾過,無論她身在何方,我都會找到她。在承諾兌現以前,我絕對不會輕易放棄。」

他的眼神堅定,亦有著當年天朝盛世不容抹滅的威嚴氣勢。

 

本田有些吃驚地看著王耀,他沒想到眼前這血幾乎快流乾的人竟然還能夠重新站起來。

但,那又如何?他微笑。一個重傷的人又能造成什麼威脅?

 

就算是天之驕子,剝去了所有,也只是凡人。

 

他舉起武士刀,毫不留情的往要害砍去。匡噹一聲,王耀用小刀擋住了攻擊,但他將武士刀一揮便挑開了王耀唯一的軍備。

看著王耀因揮砍的衝擊力道重新倒回地上, 他心想,他贏了。

 

王耀感覺到武士刀冷冷的抵著他的咽喉,但他的眼神卻穿過眼前身著白色軍服的男子望向遠方。

隔著東海,在水一方,他似乎可以看見一抹粉色在風中搖曳,而她一如當年對著他說:「我會等你找到我,永遠。

一陣刺痛穿過他的胸膛,但王耀已分不清這究竟是刀刃穿透自己血肉的痛楚還是心痛。

視線開始模糊,但他依舊向著遙遠的東方將思緒放的好遠好遠: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謂伊人,在水之湄。

溯洄從之,道阻且躋;溯游從之,宛在水中坻。

 

小灣,等我。

 

 

 

--- TBC

 

---------------------------------------------

 *註解:五四運動時的宣傳文宣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平行幻想

J. 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