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耀有部份黑化,不喜誤入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謂伊人,在水之涘。

溯洄從之,道阻且右;溯游從之,宛在水中沚。 

 

 

 「小灣,為什麼...?」男子的話語哽塞喉間。

他伸手想撩開女孩被寒風吹亂的頭髮,卻被她冰冷的眼神所制止。王耀伸出去的手就這樣停留在半空中,之後頹然的放下。

「妳說過,妳永遠會等我。」他用哀求的眼神看著她,希望能融解女孩已凍結的決心。

 

但...一切都已回不去了

 

他早已明白自己對灣娘的感情不再只是兄妹般的純粹,在分離五十年後,不能再失去她的恐懼使這種情感越發濃烈。

為了留住她,他願付出一切代價,就算兩敗俱傷也在所不惜。

 

「但你也說過,那女孩也有選擇的機會。而我們所信仰的,顯然不同。」 灣娘用步槍努力撐住身子回答道。

她和王耀兩方上司間的內戰已讓她耗去太多體力,尤其剛剛王耀朝她肩膀射了一槍,雖然只是擦傷,但也真夠教人受的了。

但她也清楚,以王耀的槍法,在這種距離是不可能有出錯的機會

 

── 他是在等她回頭

 

「你知道嗎?王耀,後來我想通了,那首『蒹葭』敘說的,其實不是追尋的過程,而已經是那場故事的結局。」她苦笑,「或許,這也是我倆的結局。」

 

 是的,這就是結局,兩人中間註定有著一水之隔,只能相望,卻無法到達。

  

寒意襲入,冰冷刺骨,王耀覺得心似乎剎那間被挖空,絕望感緊攫住他使他感到窒息

沒想到,在戰爭上,他贏得了整個大陸,但在感情上,他輸了一段回憶中的承諾,而那是他唯一寄望她能回心轉意的賭注。

他眼神中的哀傷漸漸被冷酷取代

 

 ── 若動之以情無法使妳回頭,那,我只好把妳逼入絕境,讓妳無路可走。

 

 「妳以為在國際上生存是很容易的一件是嗎?」他冷笑,「以我泱泱大國之姿,妳在聯.合.國的席次遲早不保,我不會讓妳離開我太久的,我向妳承諾。」

惡意地加上最後一句,王耀感覺自己的心也隨著脫口而出的話語漸漸粉碎,隱藏在舌尖的話語卻怎樣也說不出口:

 

── 我只是想要妳回來

  

灣娘沉默地轉過身,滿目瘡痍的戰場讓她不忍再視。

他們倆個,沒想到,竟然也走到今天這一步,她自嘲的笑了笑,眼中卻蓄滿了淚水。

廊院石椅,柔情牡丹,或許終歸是夢一場,而現在便是夢醒時分。

淚珠順著臉龐滑落,墜在地上開出一朵朵透明的漣漪,震盪著已逝去的時光。

她的未來已不在這,而是在海峽另一端

 

在水一方。

 

 

將近四十年的不相往來(註1),王耀的確很『盡責』的執行他的『承諾』。

灣娘在聯.合.國的席位被他所頂替,而最大的盟友阿爾弗雷德(註2)也和灣娘斷交改與其建交。但,灣娘卻從未想過要回頭,甚至靠著發達的國際貿易撐起她的一片天。

他不斷透過各種管道向她喊話,希望她回來,但卻也不斷被她拒絕。

 

「我自己選擇的道路,我會自己走下去。」當時女孩向他這麼說,然後就頭也不回很瀟灑的走了,讓他呆愣在原地好久好久。

 

看著灣娘的背影,他好怕她就這樣走出他的世界。

 

但王耀不知道,在水一方,女孩常常獨自坐在碼頭邊看著隔著他們歲月流逝的海峽出神。

「他永遠都不明白,若他選擇放手,我將永遠在他身旁。」

女孩喃喃向大海傾訴著永遠不會被送達的訊息。

 

而灣娘也不知道,在水一方,男子總是在獨自的夜晚翻著那本已泛黃的線裝書嘆息。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謂伊人,在水之涘。

溯洄從之,道阻且右;溯游從之,宛在水中沚。」

  

──這就是結局嗎?小灣?

 

 

 

---End

 

 

---------------------------------------------------------------------------

 

註1:國軍民國38年遷台,民國76年解嚴後開始開放大陸探親,兩岸開始交流。

註2:台.灣於1971年退出聯合國,而在1979台美斷交同時中美建交。

 

後記:

兩岸關係真的是很複雜的議題,因為上學期中華民國對外關係課的緣故,看了不少資料有感而發。若王耀願意退讓的話,或許就不會把灣娘越推越遠了吧!

不過這也只是個人想法,未來在何方,誰也不知道,但以身為灣家人為榮!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平行幻想

J. 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linamy5668
  • 看完三篇了 真的很難過……
    不過這就是現實……
    蠻多人拿這首詩做他們的題材XD
    相愛 卻不知道對方心裡的真正期望……
  • 《蒹葭》一水之隔的既視感真的太強烈了,所以當初很自然就聯想到了兩岸的狀況...><

    J. C. 於 2017/06/12 19:2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