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P:香灣

 

------------------------------------------------------------------------

 

「香,我陪你走一程吧!」

 

他有些訝異的回頭,看到少女濕淋淋的站在細雨中。

「灣姊,手裡就握著傘怎不撐一下?」

少年有些心疼的走向前,將被雨淋溼而服貼在女孩臉頰上的髮絲拂去。

「不,這樣就來不及趕上了。」

灣娘向前輕輕環抱住少年的腰,將自己的臉埋入那寬厚的胸膛,聲音悶悶地說道。

曾幾何時,那個總是抓著自己裙角默默不語的男孩,現在已是她唯一可依靠的肩膀。

 「大哥不是說妳不能出門?」香嘆了口氣,伸手撫了撫那有些微亂的長髮。

「這次,拜託,就這次,讓我任性一回...」灣語帶苦澀,抬起頭來直視他的眼。

他低下頭去,不敢看著那股濃烈的傷痛。

灣沒有掉眼淚,但她這樣為了不讓他擔心而逞強卻讓他寧願她抱著自己痛哭一場。

 

香撐開少女帶來的紙傘,緩緩將兩人罩住。

他看著雨滴打在古樸的傘紙上,暈開,滑落,有如一道淚痕。

昔日的他或許能讓灣重拾笑顏,但在今日,他卻不知該如何止住這漫天的雨絲。

兩人默默並肩走出那重重樓閣,華美的廊院籠罩在朦朧中顯得格外蒼涼。

 

試問多少樓台煙雨中。

 

香站在甲板上對著碼頭那抹粉色的身影喃喃唸道。

船早已駛離岸邊一段距離,只見海風襲著少女的裙襬飛舞,脆弱的紙傘也隨風搖晃,但她卻未有離去之意。

 

就像是一個沒有了靈魂的娃娃望著虛無,等著無法承受的宿命。

 

雨越下越大,海上瀰漫的煙霧讓他再也看不清心中的倩影。

不知道她是不是哭了,他心想。這次他無法親手替她拭去淚水。

 

但,不論他身在何方,他的心都早已深埋在那片江南煙雨中。 

 

 

2011年的情人節不知為何又濕又冷。

灣站在騎樓下哈了哈有些凍紅的的手,想要讓沒什麼知覺的手指恢復些許溫度,但她也知道這是徒勞。

「灣,真抱歉,我遲了會兒。」香一來便把灣的手牽起,塞進自己的大衣口袋中。

自從他們兩個正式交往後,他就不再稱呼灣為灣姊而是直稱其名。

雖然這樣的心思有些壞心,但他喜歡看著少女因為他叫她「灣」而臉紅。

他一手打起傘,一手依舊緊握在他大衣口袋裡那隻漸漸恢復溫度的小手,他們倆一同踏入台北街頭的細雨中。

 

雖然四周不再是古典的亭廊小橋而是現代的高樓大廈,但就算歷史的別離讓他們錯過當時的執子之手,只要心意與身旁的人兒不變,或許在未來無數個相逢之日,他們也能在喧鬧的都市中走出屬於他們百年前的那一場江南煙雨。

 

想著想著,他忽然停住腳步,低頭迎上那充滿疑惑的眼眸。

「香,怎麼了?忘了東西嗎?」

他輕輕搖搖頭,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覺的微笑,俯身一吻,他湊齊了當年遺留在朦朧煙雨的柔情繾綣。

「香!等一下啦!這裡是大街上耶!」

女孩紅著臉將他推開,但沒發現到自己困窘的大喊反而招來更多人的注意。

 

「情人節快樂吶,灣。」他一把將女孩拉回身旁,在她耳邊低語。

 

 

 

--- End

 

--------------------------------------------------------------------------------------

後記:

其實也沒什麼後記,只是最近一直重複聽林俊杰的江南(國語版和粵語版),就突然好想也來寫一下江南煙雨的那種惆悵與浪漫。

若文筆不好就請多包含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平行幻想

J. 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深夏
  • 香灣耶www
    灣配對裡面我最喜歡的就是這對了,有種偶像劇fu(那啥)
  • 其實本來江南煙雨是想來寫耀灣的,
    但又覺得用面癱的小香來寫這種惆悵的fu好像比較能深刻體會到那種冷靜之下的波
    濤洶湧(←我突然也很想說這啥XDDD)

    J. C. 於 2011/02/16 22:49 回覆

  • barbie293137
  • 好萌!
    我喜歡!
  • 謝謝你喜歡這篇文!: )

    J. C. 於 2015/07/14 01:4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